将本书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书 忽略

第六十章 金茉莉咖啡馆

作者:阡陌寻 |发布时间:01-03 13:32|字数:3081

在伊菲苏亚断断续续的介绍中,许诺等人连听带猜,终于大致明白了她的来历。

原来,伊菲苏亚是博仁大学的学生,而那个叫做小妞的小女孩是她姐姐的女儿,不知道为什么,自小都不唤她做姨,非要叫姐姐,而那句“屁漱牙”在泰语中的意思正是“苏亚姐姐。”

“伊菲苏亚好像不是泰国人的名字吧?”张在昌在旁边好奇地问了一句。

“不是呀,我碎然是泰国人,但我巴巴是系办压的。”

猜了好一会,许诺他们才想明白,原来这伊菲苏亚的父亲是西班牙人。

“你闷……刚刚是在脸锅?”

这个不难猜了,许诺等人一起点头,七个脑袋像啄木鸟般摇晃不停。

“是啊,练歌练歌。”张在昌像一个木偶般点着脑袋,惹得小妞咯咯直笑。

“哦,那晚上见。”聊了一会后,伊菲苏亚牵着小妞走了,快到门口的时候,小妞忽然回过头来,冲着众人做了个鬼脸,惹得一直呆呆看着伊菲苏亚背影的张在昌轻轻“呀”了一声。

“呀什么呀,魂丢了。”司文趁机使劲拍了一下张在昌的脑袋,在他反应过来之前,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:“对了,她说晚上见,是什么意思?”

“废话,她是博仁大学的学生,而且看样子也要毕业了,参加毕业晚会不正常啊。”安頔嘲笑。

“依我看,说不定她是也表演嘉宾之一呢,不然这么早来体育馆干什么。”魏歌一脸深沉。

许诺无奈地扫视了队友一遍:“我说你们至于呢,不就是个女,……呃,美女嘛。”

“切,你有了言蹊才这样说,还记得大一刚入学时候那副猪哥样不。”一句话招来了无数的白眼和鄙视。

许诺无语,自觉地低下头划圈圈去了。

“喂,安頔,这女的在你评分系统里打多少分。”季彦用肘子捅了一下安頔。

安頔一挥手,以一种大无畏的语气说道:“自从有了静静后,我的评分系统早就卸载不用了。”

“切,昨天在街上还看见你给女的打分来着。”康健无情地拆穿了安頔的虚伪。

“呃,这个……至少八十五分以上吧。”安頔蔫了下来。

忽然,一直愣着的张在昌回过神来,一把拉过身边的人,也没看清是谁就是一顿摇晃,还边摇边大声叫:“她是我的,她是我的,你们不要抢,不能抢,就算抢也抢不赢!”

“呃……”猝不及防的康健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挣脱张在昌的魔爪,“你疯了!”

“嘿嘿!”张在昌摸了摸脑袋,“有点。”

“你不是认真的吧?”司文走过来,“这是曼谷耶,这是泰国耶,你难道就不怕……”

“呸呸呸……”张在昌自动补全了司文的意思,心里一顿恶寒,心悸了半响,“不会吧……”

“你说呢。”其他人都用一种很怜悯的眼神看着他。

“你们别吓我,她,她那么漂亮,不可能是,是……人妖吧!”张在昌吞了一口口水,可怜巴巴地说道。

许诺道:“也许不是……”等到张在昌眼里一亮之后,又才慢吞吞地开口说出下一句,“也许是,关键是,你敢赌吗?”

“呃……”张在昌脑袋里各种念头闪过,最后颓然一叹,“算了,还真不敢。”

“哈哈,孬货!”

忽然,门被打开了,一个人走了进来,众人唰地一起回头。

“你们在聊什么?”

“周梓缤,怎么是你!”

许诺奇怪地问道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“我不能来?”周梓缤纳闷,“RITF已经排练完了,我想问问你们需不需要上台排练一下。”

“当然要,在这里我敲空气啊。”张在昌刚刚决定忍痛放弃自己幻想中的女神,正愁脾气没有发出呢。

周梓缤愣了一下,短短不到半个小时,他就从这群人这里吃了两回憋。

不过他不愧是当晚会主持人的人,涵养特别好,当下只是微微一笑后,带着大伙朝外面走去。

司文走到张在昌旁边,悄悄捅了他一下:“如果你想知道你的女神是不是……是不是你想的那种人,他可是最佳的咨询人选哦。”

说完,司文指了指前面的周梓缤。

张在昌一愣,旋即大喜,快步追了上去,一只手搭上了周梓缤的肩膀:“喂,周……周哥,嘿嘿,开始心情不好,不要介意哈!”

周梓缤看了看搭在肩膀上的手,颇不自然地扭了两下,但哪里及得上张在昌的厚脸皮,最后只能苦笑着认命:“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?”

张在昌精神一震,嘿嘿笑道:“是这样哈,跟你打听一个事,准确地说是打听一个人……”

后面,许诺望着司文叹道:“这样好吗?”

司文满不在乎地说道:“有什么不好的,你又不是没看过老大脸皮厚的时候,再说了,他年纪老大不小了,为了找个‘幸福’的伴侣,丢点脸也是应该的。”

“我不是说让他丢脸不好,我是说,你应该先跟周梓缤通下气啊,让他说他该说的。”许诺鄙夷地看了司文一眼,叹道,“你是越活越回去了。”

“我靠!”司文目瞪口呆地看着许诺的背影,良久后伸出大拇指,惭愧地说道,“老二不愧是老二,难怪你是老二,我是老幺呢。”

许诺被“老二”这个千年扔不掉的称呼弄得打了个踉跄,差点摔倒,随后赶紧神情自若、闲庭信步地向前走去,让听到声响回过头来的周梓缤纳闷不已。

“别看他,你倒是跟我说啊,那个伊菲苏亚究竟是不是人妖。”张在昌用他另外一只手搬回了周梓缤的头。

“……”周梓缤怒了,他自然不可能跟晚会的嘉宾起什么肢体上的冲突,所以他决定用另一种方式,“我又不是医生,怎么知道?”

“呃!”张在昌愣了。

舞台上,乐器,音响已经准备到位,作为一个毕业晚会,自然不会有那么多的闲力每换一个节目就换一组道具,所以这些设备都基本上是固定的。除了唱歌用的话筒外,其他的都是舞台的边缘,如果是表演歌唱外的其他节目,只要找块布或者其他东西遮住就行。

许诺上前清唱了两句,忽然发现这里的音响设备异常的好,至少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好很多,永远超过了一个毕业晚会的标准。

“不愧是私立大学啊,就是有钱,也舍得花钱。”许诺发出了之前某人曾经发出过的感叹。

对于歌手来说,唱功是一方面,歌曲是一方面,但现场演唱的效果,最重要的还是设备,否则,再好的歌,再好的唱功,在一组烂质音响面前,都和鸭子叫没有什么区别。

许诺记得在中国曾经有一位准天后级的歌手,出席一次活动,就是因为现场的设备质量不过关,结果被人质疑唱功不好,从此之后跌入谷底,再也没有爬起来过。

栀子花乐队的其他六位成员已经就位,许诺抚摸着身前的话筒,目射精光,心里默默自语:“来吧,就在这异域他乡,让栀子花的声音,正式响起。”

随着他的微一点头,康健和季彦动了,悠扬的旋律跳出了第一个音符……

……

今天的日光特别烈,几个女生在街上逛了一小段时间后,再也坚持不住了,在她们不断的要求下,韩老师只能带着她们步入了一个咖啡馆。

金茉莉咖啡馆,在博仁大学附近或许不是最好的咖啡馆,但绝对是博仁大学的学生最愿意关顾的咖啡馆。

这里环境优美,大厅被几株泰国独有的植物隔开,分为七八个相对独立的区域,凉爽中带着淡淡的植物清香,角落里有一架钢琴,悠扬的钢琴声不断在咖啡馆里回荡,悠然恬静,让人有种一走进来,就仿佛从炎热的夏日迈步到了凉爽的深秋般的感觉。

“这琴声……”言蹊倾而聆听了半响,微讶叹道,“弹琴的人在钢琴上的造诣,似乎不输于魏歌啊。”

“绝对不输给魏歌。”高美雪等三人一起点头赞同,四年下来,三人没说,但她们对魏歌的钢琴已是佩服不已,由此可见对于者未曾谋面的弹琴者的评价有多高。

“应该说和魏歌是在伯仲之间吧,这琴声里少了魏歌的一些明朗欢快,却多了几分优美婉转,如曲水流觞,却有给人一种淡淡的发自心里的振奋,这不是仅凭技巧所能演奏出来的。”韩老师静静听了一会,说道。

这下,可真引起几个女人的兴趣了,要知道韩老师在音乐上的造诣可比她们要深厚得多,就连她也给出这样的评语,这样说来,这个弹琴者可真是不简单呢。

“但这样的人又怎么会在咖啡厅里弹琴?”夏静静疑惑地说道。

“韩老师的意思是说,这个弹琴者很有故事对吧?”性情最为活泼的陈佳苗已经坐不住了,“我想去见见这个弹琴的人,你们谁去?”

夏静静率先摇头,言蹊也紧接着说了声“不去”,陈佳苗的眼光最后落在高美雪身上。

“好吧,我陪你去。”高美雪投降地举手,她知道,要是自己不答应,恐怕接下来的几天就不怎么好过了。

作者说:

写书不容易,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本《栀子花开》,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,卖个萌,求大家相互转告,帮忙广告,再打个滚,求书评、求票票、求订阅、求打赏,各种求!

点击获取下一章

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