将本书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书 忽略

第五十六章 周梓缤

作者:阡陌寻 |发布时间:01-03 13:32|字数:3080

逛街并没有如约进行,倒不是几个女生不熟悉曼谷的缘故,对于女人这种动物,购物逛街是天生从骨子里带来的天赋,并不会因为地点陌生,语言不通而又什么不同。

也不是她们良心发现,决定不折磨许诺几个,阻止她们的,是一个电话。

就在酒店门口,许诺的电话响了起来。

“吴老师好!”接通电话的第一句,让其他人顿时停止了喧闹,竖起了耳朵。

“许诺啊,一路都还顺利吧。”吴晨然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出来。

许诺:“还好,睡一觉就到了。”

吴晨然:“哦,那就好,不知道你现在方便不,要有时间的话,我们能不能碰个面,商量一下晚会上的事。”

许诺微讶,晚会还有两天,再说此次有韩老师领队,吴晨然要商量也应该是找韩老师才对,怎么找到了自己头上。

不过他自然不会傻到把这句话问出口。

“方便方便,吴老师你在哪,我过来找你吧。”

“我的办公室在后勤楼,从你们酒店出门左转,看见一片小树林后再左转,然后走过几百米就到了,我在十三楼十八号房间,上面写着我的名字,你可以直接进来。”

等许诺重复了一遍后,确定他记住之后,吴晨然这才挂了电话。

“得了,吴老师让我们去找他,看来出去耍不成了。”许诺摊手。

“别忽悠,我们可都听见了,吴老师是让你去,可没有让我们大伙一起,所以--你去执行你队长的光荣任务吧,我们去耍我们的。”

司文翻了个白眼,戳破了许诺的小心思,其他人纷纷点头赞成。

“你们……你们这么不讲义气啊,就这么走了!”

许诺目瞪口呆地看着自顾走远的几人,但哪里又有人管他,就连言蹊回头看了他几眼,都被高美雪一把拉回去了。

跺了跺脚,许诺知道拿那几个贱货没有办法,还好他在接电话之后就根本没有拉着大家去的想法--十几个人,一个办公室能不能装下还是个问题呢。

很快许诺就知道自己想错了,别说十几个人,就算他们的人数再增加三倍,吴晨然的办公室也能轻松装下他们,大家还能手牵手围个圈都没问题。

“吴老师,韩老师你也在啊。”还没等许诺惊叹吴晨然的办公室的奢华程度,他便发现韩老师居然也在,正和吴晨然坐在沙发上聊着什么呢。

“许诺来了,来,坐坐。”吴晨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。

“我正在和韩老师谈你们组建栀子花开的过程呢,要不你给说说?”

吴晨然一边给许诺倒茶,一边笑眯眯地说道--许诺这才发现,面前的玻璃茶几上摆放着一套整整齐齐的茶具,看来这位吴老师很爱茶。

他急忙向要接过茶壶,却被韩老师轻轻摇头制止了,后来才知道,在主人倒茶时抢茶壶是一种极不礼貌的行为。

“其实很简单的,就是在大一开学的时候不久,我们在食堂碰见了,凑了一桌,不知道怎么的就起了念头,鲁莽地决定了要组个乐队,当时什么也不懂,现在想起,也觉得挺好玩的。”

“当初有想过会走到这一步吗?”

“没有,嗯,虽然我们喊口号说是要成为职业音乐人,要成功出道,但说实话,直到现在我都觉得不太真实。”许诺老老实实地回答。

说到这里,他想起了当初作为一个菜鸟新生时,在食堂的那一幕,忽然觉得有些恍惚,几个什么都不懂的少年凑在一起,发起口号说要组建乐队,说要出道,说要成为职业歌手的那一幕,就像是在昨天,又像是过了好久好久,是上辈子的事情一样。

吴晨然扫了许诺一眼,似乎很明白此时心里的想法,微微一笑:“那你们的乐队怎么会叫做栀子花呢?”

许诺回过神来,嘻嘻一笑,道:“因为当初取了很多名字都不满意,恰好路过几株栀子花旁边,于是大家就决定用它了。”

“哦,我还以为有别的含义呢,譬如栀子花开的季节正是你们毕业的时候啊什么的。”吴晨然有些意外。

许诺笑笑,栀子花当然不仅仅是他所说的顺路随便起的,但这就没必要跟吴晨然讲了。

接下来的时间就在闲聊中度过,吴晨然似乎对许诺很感兴趣,不停的问这问那,韩老师也时不时插一句,很快,在吴晨然老练的套话中,许诺的的经历几乎透明般摆在了两人面前。

“果然是老奸巨猾啊,这句话一点也没错。”许诺一面微笑着应付吴晨然的谈话,一边在心里苦笑哀叹。

“他找我来不是就为了聊天吧。”

聊天其实也没什么,如果不是韩老师在旁边,而聊天的内容又不是都集中在自己身上的话。

就在许诺猜测着吴晨然的意图时,忽然,吴晨然闭了嘴,目光越过许诺微笑着站了起来。

“周梓缤,过来。”

许诺回头,发现一个比自己还要高出半个头,有着一头飘逸长发,俊朗阳光的男子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
“来来来,我介绍一下,这位是许诺,他和他的乐队是我特地从国内找来的嘉宾,许诺,这是周梓缤,是这次晚会的主持人兼翻译。”

“中国人?”许诺有些疑惑地问道。

“你好,我来自浙江杭州,周梓缤。”周梓缤微笑着伸出了手。

“你好,许诺,老家上海,不过在广州念书。”许诺伸手和对方握了一下。

“这次找你过来,也是小周特地要求的,虽然作为表演嘉宾不用贯穿全场,而你们又自带乐队就连彩排也省略了,但还是有一些细节问题需要沟通一下。”吴晨然揭开了谜底。

许诺恍然,连忙对周梓缤说道:“得麻烦你了,不知道需不需要我把我的搭档一起叫来。”

周梓缤说道:“不必不必,只是一些小事,我们沟通后你回去和他们说说就行,还有,你没麻烦我,倒是我要谢谢你,这么远赶来。”

许诺乐了:“得,我们也不要互相谦虚了,找个地方聊聊?”他实在是不想在这里呆了。

周梓缤一愣:“啊,好,那我们走了,吴主任。”

“吴主任?”

许诺微微一怔,吴晨然不是说他只是博仁大学一个普通的老师吗?果然是老奸巨猾。

不过要是普通的老师,想必也没权力擅自改变嘉宾人选吧,而且换的还是没有正式出道的大学生乐队。

等到两人离开后,韩老师忽然噗嗤一笑:“看来你把他吓得不轻呢--还是太年轻了啊。”

吴晨然微笑摇摇头,又点点头道:“已经不错了,对于一个没有经过专业培训的人来说,他已经做的足够好了。”

“现在只希望,他在台上不要掉链子,虽然在学校他也有过台上经历,但这毕竟是在国外,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,完全陌生的舞台。”韩老师眼神中有几分忧色。

“放心吧,这是个天生为舞台而生的人,或者说,他们那一伙都是天生为舞台而生的人,你所说的情况,绝对不会出现。”倒是吴晨然对许诺信心满满。

周梓缤是那种极能聊的人,口若悬河滔滔不绝,但语言清晰,条理分明,不愧是做主持人的料。

两人从办公室出来,乘着电梯往下,然后在校园找了处角落,没花上十分钟就结束了谈话。

作为博仁大学一年一度的毕业晚会,举行地点是在体育馆,由于每年都在举行,其流程自然没有什么问题,这次唯一的改变就是多了栀子花乐队这组嘉宾--其实博仁大学以往并不是不请嘉宾,只是所请的嘉宾都是泰国艺人。

原本许诺还以往周梓缤只是博仁大学专门为他准备的翻译,主持人不过是一个附带活,通过谈话才知道,原来他竟然是晚会的两大主持人之一--另一个自然是一个泰国女生。

晚会的彩排已经结束,和国内那些大学的晚会不同,博仁大学的毕业晚会,是非常正规而且正式的,可以说,除了节目之外,其他的流程和其他那些大型晚会并无什么不同--这就导致一个问题,栀子花乐队抵达的时间太晚了,以至于参加不了彩排,没有参加彩排,也就无法确定出场时间,以及前后的衔接问题。

不过这都是小问题,作为嘉宾,自然不可能宣兵夺主,排在最前面,也不可能放在最末尾,至于在中间什么时候出场,节目方也必定有了个大致的范围,他们要确定的,就是一些细节,以及主持人对他们的介绍。

“还有就是你们要表演的节目。”周梓缤最后说道。

“节目啊,当然是……”说到这里,许诺微微一顿,脑子里忽然有一道灵光闪过。

“怎么了?”周梓缤有些奇怪。

“啊……没事,这个节目,能不能明天再告诉你?”许诺醒悟了过来。

“不会吧……你不是要根本没准备吧。”周梓缤愕然。

“怎么会呢,嗯,那是一首歌(废话,你们是乐队,不唱歌做什么--周梓缤),歌曲名字明天或者后天再告诉你。”

许诺说完,在周梓缤目瞪口呆的目光中扬长而去。

作者说:

写书不容易,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本《栀子花开》,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,卖个萌,求大家相互转告,帮忙广告,再打个滚,求书评、求票票、求订阅、求打赏,各种求!

点击获取下一章

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