将本书添加到我的收藏 收藏本书 忽略

第四十九章 学校来人

作者:阡陌寻 |发布时间:01-03 13:32|字数:3059

广州音乐学院的天空依旧很蓝。

偶尔一两朵棉花糖般的云朵飘过,偶尔一两声银铃般的欢笑声响起,偶尔一两句情书般的情话传出。

一切似乎都是那么安详,似乎所有的美好都在身边。

言蹊听着许诺的话轻轻摇了摇头,随后微微侧身,捧起了许诺的脸,慢慢的将自己的双唇印了上去。

雨落无声,泪落无痕,两个人不顾周围的一切,只是静静的感受着彼此传递出的浓烈的爱。

“许诺,真的谢谢你。”言蹊感动的说道,声音已经变得哽咽起来。

“我不想你有事,我知道你爱我,但我不希望你因为我迷失了自己。”言蹊看着许诺轻声说道:“在我看来,你永远是那个无忧无虑的许诺,任何困难任何挫折都不会让你低头,就算跌倒也会爬起来。”

“我相信你可以让这考试拖到我的伤好,但我不相信你做错事。”言蹊摇了摇头,而许诺则是沉默了下来。

他知道自己是错的,只是他真的不想看到言蹊那死寂的目光,和痛不欲生的俏脸。

许诺很想说就算千夫所指又有何妨,只是他明白这并不是古代,他就算不是圣人,但也是个有情有血的男孩。

老师们也许有很多事情,考生们也许等着回家。

许诺他们每拖上一天,也许就会有很多人的内心承受着忐忑和煎熬。

“我只是不想让你难过。”许诺叹了口气,最终说出了自己的想法。

一个普通,却难以实现的想法。

“我并不难过,许诺,只要你在我身边,我就不会难过。”言蹊轻轻说着,随后拉住了许诺的手臂。

“我看得到你为我的做的一切,也知道你心里的想法,我不会放弃跳舞,也不会因为这次的失败而气馁。我会继续坚强下去,做你的最喜欢的言蹊。”

许诺静静的听着,但心里却是说不出的感动。

“别再去耽误这些考试了,趁着年轻多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,世界那么大,我除了跳舞还想出去看看。”

言蹊的脸上终于泛起了笑容。

也许别人感受不到,但言蹊在许诺为自己所做的一切中,除了爱还感受到了另一样东西。

那就是为梦想奋不顾身的坚持,一切的不可能,都会有成为可能的机会。

塞翁失马焉知非福,塞翁得马焉知非祸。

在命运面前,只要保持着本心永不放弃,在青春面前,只要坚持着梦想永不认输,这就已经够了。

时间还会有,机会同样也会有!

“想出去看看?好,你说想去哪儿,我带你去!”看着言蹊脸上泛起了发自内心的笑容,许诺也终于长长的出了口气。

“去哪都好,只要是有你的地方,只要是能看到你演唱的地方。”言蹊微笑着说着,而许诺则是感动的将女孩抱在了怀里。

最终,栀子花乐队的恶魔计划终止了下来。

不得不说,在许诺回到宿舍说出这个消息的时候,所有的伙伴都沉默了下来。

他们知道这是错的,但在许诺做决定的时候,却从没有一个人出言反对。

并不是因为朋友,因为义气,而是因为梦想。

也许他们是损友,在许诺走向歪路的时候并没去拉住他严令禁止,但他们却是最忠诚的伙伴。

在许诺做出决定的时候,义无反顾的顶在他后面,站在他身旁。

“这计划就这么泡汤了?”

宿舍里,将近持续了两分钟的沉默,而安頔的声音终于响了起来,语气中带着几分失落,但也带着几分释怀。

“你看看这本子,咱们还有不少计划,挑衅考官,砸体育场玻璃,找媒体来采访,制造丢手机事件……”

安頔不停的说着一个又一个计划,这都是集结了栀子花乐队七个人的想法。

“好了,既然停下就停下吧。”康健忍不住轻声说道。

他们摸不准许诺的心思,天知道这家伙表面没事,但内心究竟是怎么想的。

很显然,大一时候他一个人偷偷卖音乐设备的事,到现在都给张在昌他们留着很深的阴影。

“许诺,你说两句,到底怎么回事?”季彦在一旁忍不住问道。

说实话,他内心的小恶魔还是很期待这次计划的,毕竟他的任务是挑衅考官,最好发生肢体冲突。

原本这项任务是要交给安頔的,但安頔的英语水平实在不过关,而整个栀子花乐队里,也就许诺和季彦的英语还算可以。

许诺去当了工作人员,这项重任自然就交到了季彦手里。

“真没事,言蹊已经发现了,她说这件事影响太大,不光耽误了考官时间,这么多考生的时间也都耽误了。”

许诺摇了摇头说道,脸上泛起了一丝苦笑。

每当自己做什么比较反常的决定时,这群家伙都会投来不信任的目光。

当然,许诺知道这是自己自寻恶果的下场,也知道这都是室友在关心自己。

“你确定?别明天我再看你就得去公安局了?”司文忍不住问道,而一旁的张在昌则是一言不发的把行李箱拿了出来。

“哥几个,我这有绳子,咱们先给老二绑起来,这两天别让他出宿舍。”

张在昌一句话,顿时让许诺嘴角一抽,而其他人总是忍不住大笑了出来。

这只是句玩笑话,没有人会在意他,因为不再阻拦舞蹈考试,栀子花乐队和整个言蹊的宿舍都在观众台上足足坐了两天。

他们都在观察言蹊的神情,而事实证明,她真的已经想开,看着台下的人跳舞,甚至会发自内心的鼓掌。

而看到这一幕,许诺和身边的一群人都慢慢放下心来。

而原本以为就舞蹈考试捣乱会这么过去的许诺,却在接到班导老师电话的时候脸色微微一变。

很显然,班导老师已经知道了一切,并且让许诺自己前往办公室一趟。

听着许诺说这件事,所有人都再次紧张起来。

要知道,栀子花乐队之前的做法几乎在给整个广州音乐学院抹黑,不仅如此这些学生和考官的开销,真真让学校的财务喝了一壶。

说严重了许诺已经严重违反规定,而说轻了这个恶作剧的代价也实在太大。

当然,本着一人做事一人当的原则,许诺还是一个人前往了办公室,而其他人则躲在楼下,一旦出现问题,就会毫不犹豫的冲上去。

而原本心里忐忑不安的许诺,在走进办公室看见班导老师一脸笑容的时候,稍一错愕心里却踏实了不少。

“老师,您找我……”许诺忍不住低声说了一句,一脸的讪笑。

“嗯……知道我找你什么事么?”班导老师强忍着笑意,看向许诺轻哼了一声问道。

不得不说,他虽然只当了三年老师,但却当了16年的学生。

他第一次遇到像许诺这么有意思,有头脑甚至神经质的同学,如果真的可以,班导老师甚至想和许诺做一次同学。

他真想知道,这家伙的脑袋里都在想些什么。

整个广州音乐学院,多少名师导师,多少智商高到爆炸的人,但却被许诺一群人,玩弄的像白痴一样。

即便是自己,起初也傻愣愣的相信了他们所说的一切。

班导老师不知道用什么去评价许诺,但如果非要用一个词来形容,那就是。

妖孽。

的确,以许诺为代表,整个栀子花乐队简直就是一个妖孽的乐队。

每个人都知道他们奔向了自己的梦想,以最好的姿态最美的时机走向了成功,但恐怕没人知道,这群家伙还会做出这种荒唐的事。

越是想到这,班导老师脸上的笑容更是隐藏不住。

“问你话呢,知不知道我找你来是什么事?”班导老师再次问了一句,随后喝了口水掩饰自己的笑容。

“不知道……”许诺脑袋要的像波浪鼓一样。

“你先坐,如果门外或者楼底下有人,让他们去会议室坐会,现在外面蚊子太多。”班导老师一句话,立刻让许诺吐了吐舌头。

拿起手机,许诺在群里发了个消息,随后看着班导老师给自己递了把椅子,连忙感谢的拿了过来。

“咱们坐下好好聊聊,我大你几岁,你也别把我当老师,我也不把你当学生,你就告诉我,你准备瞒我到什么时候。”

看着许诺坐下,班导老师也放下了架子,随后忍不住轻声问道。

“啊?什么事啊?”许诺继续装傻,而班导老师则白了许诺一眼。

“张在昌和安頔在考试现场打架对吧?安頔又和司文在考试现场打起来了对吧?”班导老师看着许诺质问道。

“是吗?巧合吧,天干物燥,难免会有些矛盾发生。”许诺忍不住干笑了一声。

“那学校保安怎么还告诉我,安頔和张在昌是远房亲戚?什么舅妈儿媳什么的?”

“嗯?可能真有这层关系吧,毕竟能在一起就是巧合……”

“那你在考试现场当工作人员晕倒,然后把咖啡撒了一地,结果体育馆里,一把拖把都找不到也是巧合么?”

班导老师看着许诺一脸干笑的狡辩,又觉得好笑又觉得生气。

“你们宿舍阳台突然多出了十几个拖把,也是巧合吗?”

作者说:

写书不容易,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这本《栀子花开》,你们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,卖个萌,求大家相互转告,帮忙广告,再打个滚,求书评、求票票、求订阅、求打赏,各种求!

点击获取下一章

手机版